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瓜德罗普 >> 国家象征 >> 正文 >> 正文

牛年的犟牛中国黄牛到底是不是外国引进的

来源:瓜德罗普 时间:2021/4/14
中科白癜风医院好吗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C%97%E4%BA%AC%E4%B8%AD%E7%A7%91%E7%99%BD%E7%99%9C%E9%A3%8E%E5%8C%BB%E9%99%A2/9728824
牛年的“牛专家”们告诉大家:“黄牛是外国引进的”。我稍微在网上查了一点就发现专家们这观点漏洞百出:其实这个问题也牵扯到献县历史文化,中国考古是源于耶稣会教士们,他们的目的是把他们的圣经作为历史书叫中国人相信,而先要把中国的历史彻底颠覆,这样好来传播他们的耶稣教。

创建中国第一个博物馆的“北疆博物院”的桑志华,背后的耶稣会是献县张庄天主教堂管辖和资助,所以我作为一个献县人,也有资格评论一下这洋神父的徒子徒孙们的观点:

(献县张庄天主教堂位于县城以东的张庄村,据历史资料记载,公元年(清咸丰六年)5月,罗马教廷决定从法国遣使会管理的北京教区划一部分归法国耶稣会管理,在河北东南部成立一个新教区,叫直隶东南教区,并委任上海教区法国耶稣会会士朗怀仁为第一任代牧主教。年3月,朗怀仁主教决定将直隶东南教区首府迁至献县,选定城东一公里处的张家庄(现张庄村)建立总堂,它的北部和东北部是北京教区,西部是直隶西南教区,南部是山东教区,南北约公里,东西约公里,辖河间、大名、广平三府,深、冀、景、开、磁五州及三十三个县城及属地教务。直隶东南教区总堂于公元年(清同治二年)10月动工兴建(现有奠基石为证),年具规模,年发展到鼎盛时期,教堂院内楼房林立,布局合理,掩饰在绿树丛中的欧式建筑,错落有序,藤罗攀绕,奇花绽开,环境幽雅。先后建有孤儿院、仁慈堂、圣沙勿略院、崇德堂耶稣会、印书房、气象台、制药厂、医院、慕华中学等,占地多亩,分东堂、西堂和云台山别墅三部分。还建有花园、鱼池、发电厂、木器厂、酿酒厂、绣花房等,早年在天津投资建有北疆博物院,还资助法国古生物学家桑志华神甫开展张家口泥河湾有关生物、地质、旧石器等方面的调查。有“华北第一堂”的美誉)

--------------------------------------------------------------

中新网北京2月12日电(记者孙自法)2月12日是中国传统历法的辛丑牛年春节,牛年大年初一。牛年的牛,它经历了怎样的起源、演化、驯化和扩散过程?它在古代社会发展进程中有何地位与影响?春节前夕,来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多位古动物学家和动物考古专家学者,在网络平台上从专业角度“庖丁解牛”,为公众科普解读牛的“前世今生”。最早牛类约万年前出现中科院古脊椎所董为研究员介绍说,最早牛类约万年前出现,随着环境变化,草原不断扩展,牛科动物不断繁盛,至今已发现的牛科动物有个现生种和多个化石种。在第四纪初期(万-万年前),出现了解剖形态上与家牛相近的牛亚科种类,它们与真马、真象一样被称为真牛。丽牛、周氏水牛和古中华野牛是第一代真牛,起源于欧亚大陆;原始牛和德氏水牛是第二代真牛,也在欧亚大陆;驯化的普通牛、水牛和牦牛是第三代真牛,老家在欧亚大陆,普通牛还到达北非,后来被移民带到世界各地。原始牛和约两百多万年前生存在欧洲的丽牛在形态上有很多相似性,因此有人认为原始牛起源于欧洲的丽牛,但后来在中国的一些遗址也发现了两百多万年前的丽牛化石,说明亚洲的原始牛可能直接从本土的丽牛演化而来。南方多雨而水牛喜水,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良渚文化遗址中出土相当数量的水牛骨骸,说明那时水牛的饲养在江南一带已很普遍。根据形态特征和地理分布范围,周口店遗址出土的中更新世德氏水牛可能是现生水牛的直接祖先,一同出土有大量旧石器时代石器,说明德氏水牛是北京猿人的猎物之一。而早更新世的水牛只有产自广西崇左的周氏水牛一个种,距今约万年,说明周氏水牛可能是亚洲水牛最早的祖先。董为指出,中国科学家最近通过线粒体脱氧核糖核酸控制区的变异所推导的系统发育显示,牦牛和野牛的系统关系最近,因此牦牛很可能起源于较早的野牛,也就是早更新世的古中华野牛。河北阳原出土的古中华野牛化石,距今约万年。根据解剖学特征的分析比较,一般认为普通牛的直接祖先是原始牛,其体型比普通家牛大得多,体长近3米、肩高1.8米左右、体重可达1吨,原始牛经人类长期驯化后成为普通家牛。他说,牛的驯养在埃及较早,大约在年前;中国大约始于龙山文化中期。不过,在中国的许家窑遗址和许昌灵井遗址出土过原始牛化石,也是在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原始牛化石,距今10万-12.5万年,研究推测是许家窑人和许昌人的猎物。此外,还有一些野牛没有被驯化成家牛,只是成为人类的狩猎对象。欧洲史前洞穴中发现过绘有野牛的壁画;中国松花江晚更新世堆积中,出土有大量距今1万-3万年的野牛化石,在东北一些旧石器遗址中,也有东北野牛的化石,说明野牛与古人类关系密切。

牛类发展与人类息息相关

中科院古脊椎所同号文研究员表示,地球上现存的大型哺乳动物中,牛类相对来说起源较晚,其真正兴起壮大还是最近两三百万年前的事,也就是在这个时间节点,各种牛类先后扩散到中国,并且随之在中国大江南北广泛分布。远古时代,中国北方地区先后出现的牛类动物主要有半牛、丽牛、小型野牛、水牛、原始牛及大型野牛,南方地区史前遗址出现的主要是水牛和大额牛,而牦牛化石则十分稀少。他说,在过去很长时间,真象(Elephas)-真牛(Leptobos)-真马(Equus)的“E-L-E事件”(3真事件)的出现,被认为是第四纪的开端(约万年前),但最近几十年的新发现及新测年结果均表明,3真事件出现的时间都在第四纪之前。第四纪(包括更新世和全新世)是地球历史中最新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最大的生物演化事件就是人类的出现和快速发展。正是在这个阶段,大型牛科动物也得到爆发式发展,因此,牛类动物的发展与人类的关系是息息相关。如今与人类生活最为密切相关的牛是家养黄牛,其祖先是原始牛。原始牛曾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的中北部地区,并且前后延续了数十万年之久,最终于年在波兰最后灭绝。黄牛早在1万多年前就开始在南亚地区被驯化,最初主要是用作劳役,后来主要是产奶和肉用。现代家养黄牛的品种多达-种,人们现在饮用的牛奶和享用的牛肉绝大多数都是来自这些动物,还有欧洲人喜欢观看的斗牛比赛,其主角也是黄牛。黄牛0多年前传入中国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袁靖研究员指出,严格地说,牛是对黄牛、水牛、瘤牛、牦牛的统称。黄牛分布于全国,水牛主要分布在南方地区,瘤牛仅分布于西南局部地区,牦牛主要分布于青藏高原。由于出土动物骨骼的局限,到目前为止,动物考古学研究的牛主要是黄牛和水牛。通过研究考古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发现中国最早的家养黄牛是在约-4年前,突然出现在甘肃一带,而后向东部传播,在距今4年左右进入中原地区。系列考古证据表明,黄牛这个起源于西亚地区的家养动物,至少在0多年前,被古人通过文化交流的方式引入中国。可见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数千年,东西文化交流的通道已经存在。他说,黄牛成为古人的肉食资源,在古人构建礼制的活动中也发挥重要作用,但其最为突出的贡献是作为畜力,牛耕成为古代农业生产中的主要生产力,是保证中国古代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牛耕方面,中国古代牛耕技术的兴起,很可能受到两河流域的影响。从中国古代文献及考古材料来看,春秋时期出现了铁农具和牛耕,至战国时期,铁农具已经广泛应用,牛耕技术也有所推广。古代牛耕的图像自汉代开始出现,从图像上看,牛耕的方式从开始时的二牛三人发展到西汉晚期的二牛一人,到魏晋时期,出现一牛一人式耕作。牛耕带来的深耕和劳动效率大大提高,为人口的持续增长提供了粮食保证,在使用拖拉机耕地之前,牛耕始终是中国农村的第一生产力。构建礼制主要体现在祭祀方面,甲骨文中多次提到用牛祭祀,用牛数量最多时达到头。《诗经》《史记》等古代文献中也多有用牛祭祀的记载,与之相对应,考古人员在发掘距今多年的新石器时代末期的遗址中,也发现用牛进行祭祀活动的实例。家牛引进展现中国古人开放兼容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副主任吕鹏副研究员介绍说,中国境内还现存有印度野牛、大额牛、爪哇野牛、野牦牛等野生牛类,但其分布和数量非常有限。中国现有家牛可分为黄牛(普通牛和瘤牛)、水牛和牦牛三种。关于中国家牛的起源,现有研究表明:家养黄牛和水牛自境外传入,但是,中国古代先民对其进行接纳、吸收和再创新的利用,使其成功融入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家养牦牛素有“高原之舟”的美誉,则由中国本土驯化成功。依据古DNA的研究,中国家养普通牛由西亚传入,传入路线可能有两条:一是新疆—西北地区—中原路线;二是欧亚草原—东北亚—中原地区。吕鹏指出,家牛在中国境内依次出现和驯化成功以后,在食物资源(肉食、奶制品等)、祭祀用牲、皮革和骨料加工、农业生产(牛耕土地、农田灌溉、粮食加工)、交通运输等诸多方面发挥出重要作用。其中,牛的畜力开发引发一场实现生产力飞跃的“畜力革命”,推动中华古代文明的进步。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李志鹏副研究员认为,家牛的起源表明中国古代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海纳百川、开放兼容。黄牛和水牛传入或被引进到中国,是中国从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一直处于开放的世界体系中的实证,也是在西汉张骞通西域以前中国西北就存在一条中西文化和资源交流通路(“史前丝绸之路”)的重要证据。家牛及其管理、饲养技术的引入,对中国古代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影响极其重要,这也是中国古代“对外开放”的结果。他表示,中国古人引进家养的黄牛和水牛,也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驯化了野牦牛,并对引进的家牛尝试开发出各种利用途径。正是中国古人这种“开放”与“创造”相结合、“引进”与“利用”相融合的创新态度和精神,才使得牛在中国古代社会和当代社会生活中发挥出极其重要的作用。

-----------------------------------------------------------------------------------------------------------

我历来是对专家们的话要打个问号的的,我们中华无牛吗?为什么要引进黄牛和水牛?为什么进口就好,就光荣呢?我历来是反对这种崇洋观点,于是就自己在网络上寻找中国黄牛和水牛的资料

德氏水牛的标志性也证实了台湾海峡在一万年前是陆地,大陆与台湾可以畅通无阻来往

古人类利用牛肩胛骨制造的磨刃骨器

牛右下颌骨颊侧有16道人工刻痕,呈楔形或呈箭头形、弧形、长条形。

出水的极其难得的短角水牛化石

摆放在石狮市博物馆内的成排哺乳动物化石,共0多件。

  12月3日,经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尤玉柱研究员鉴定,石狮市博物馆在石狮市祥芝镇采集到的3多件从台湾海峡打捞出水的古生物化石,最终有件建档入库。这一数据库的建立,表明石狮“台湾海峡古人类与古动物化石”研究取得重大突破,为研究2万年前台湾海峡生物多样性提供重要依据,以科学依据证明了史前台湾海峡与祖国大陆连为一体的事实。

现存的牛族动物只有七个属,分别是:牛属(Bos)、非洲水牛属(Syncerus)、水牛属(Bubalus)、倭水牛属(Anoa)、北美野牛属(Bison)、中南大羚属(Pseudoryx)、旋角牛属(Pseudonovibos),牛属是其中的名门旺户,拥有牦牛(Bosmutus)、家牛(Bostaurus)、印度野牛(Bosgaurus)、爪哇野牛(Bosjavanicus)和柬埔寨野牛(Bossauveli)五个物种。水牛属现在一般认为可以分为家水牛(Bubalusbubalis)和野水牛(Bubalusarnee)两个物种,但有人认为野水牛只不过是野化的家水牛,可以合并成一个物种。倭水牛属则是牛族中体型最小也是非常稀少的成员,只有三种分布在苏拉威西岛与民都洛岛上,也有人认为倭水牛属可以合并入水牛属内。在以上介绍的这些牛族成员中,只有家牛、水牛和牦牛被人类驯化为家养品种。根据对化石的研究,古中华野牛(Bisonpalaeosinensis)实际上是名不见经传的一种化石野牛,经常出现在国内外许多论文和著作当中。它是中国记录的第一种可靠的化石野牛,广泛的分布于河北、河南、陕西、山西、甘肃等地。它们的个体较小,头骨面部较短,头骨特征显示它们较为原始。四肢要比后期野牛纤细。存在较明显的雌雄差异,雄性个体的角心粗大,角心先从头骨向后生长,在大约三分之一的位置向前下方弯曲然后上扬,角尖向上且旋转,而雌性的角心则比较短,而且较平直的指向后方。但有人认为这是不同个体、年龄阶段发育上差异,并不代表两性的区别。虽然古中华野牛是早更新世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种动物,但通常知道它们的人却很少。这大概是它这一类型草食动物共同的命运,它们形态既不特殊,个体也不庞大,很容易被追求视觉冲击的人们所遗忘。古中华野牛最早发现于河北省泥河湾盆地,是著名的泥河湾早更新世哺乳动物群的成员,生存年代估计为早更新世中期。它所在的泥河湾动物群主要发现于河湖相沉积层中,与古中华野牛一起被发现的动物有泥河湾披毛犀、纳玛古菱齿象(Elephas(Palaeoloxodon)namadicus)、中国长鼻三趾马(Proboscidipparionsinensis)、三门马(Equussanmeniensis)、德氏马(Equusteilhardi)、进步豹鬣狗、河南斑鬣狗、黄昏爪兽、后裂爪兽(Postschizotherium)、双叉麋鹿(Elaphurusbifurcates)、步氏真枝角鹿(Eucladocerusboulei)、山西猞猁、华丽黑鹿(Cervus(Rusa)elegans)、泥河湾巨颏虎(Megantereonnihowanensis)、中国瞪羚(Gazellasinensis)、更新西瓦猎豹(Sivapantherapleistocaenicus)等。根据研究,我们发现在泥河湾动物群中,喜暖、喜食低纤维植物的偶蹄动物和林地动物动物占了多数,而麋鹿和后裂爪兽的存在则更加证明当时有着大量的湿地、水体。可当时也确实存在大量适应开阔地带的动物,说明也存在着相当面积的草原,所以我们推测古中华野牛是一种生活在温暖湿润草原上的野牛。在距今约90万年前,世界上又发生一次影响很大的全球降温事件,在欧洲被称为恭兹冰期(Gunz)。这次降温范围涉及的范围非常大,引起了气候和植物群落的重大变化。也同样对中国哺乳动物的演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大量南方动物退出北方地区,许多泥河湾期的典型动物也在中国北方灭绝,而古中华野牛也成为这次冰期的一个受害者。中更新世四川盐井沟动物群的印度野牛谷氏亚种印度野牛谷氏亚种(Bosgaurusgrangeri)是为纪念著名美国古生物学家谷兰阶而建立的,在这里为了称呼方便,我们简称它为谷氏印度野牛,也是最早发现于中国。谷氏印度野牛最早发现于四川盐井沟地区,后来在乐至县和其他地区都相继发现了化石标本,除少数保存完好的头骨、肢骨等,大多为零散的牙齿。分布年代通常为中更新世--晚更新世,也有人认为到晚更新世,它们就已经消失。这一时期发现的很多印度野牛化石实际上也没有归入谷氏印度野牛这个亚种内。虽然有人认为实际上并没必要把四川盐井沟等地发现的化石单独建立一个亚种,但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的意见被提出来。而且谷氏印度野牛最近十几年来也的确也很少出现论文或者著作当中,似乎被人遗忘了。所以目前看这个亚种是否有必要建立及和其他地区印度野牛的关系还需要学界更系统的研究后才能得到答案。

谷氏印度野牛所在的盐井沟动物群,是一个中更新世的动物群。属于广义上的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与谷氏印度野牛一起发现的动物有长臂猿(Hylobates)、金丝猴(Rhinopithecus)、黑熊(Ursus)、虎(Pantheratigris)、剑齿象(Stegodon)、野猪(Susscrofa)、巨貘(Megatapirus)、竹鼠(Rhizomys)、熊猫(Ailuropoda)、水牛(Bubalus)、毛冠鹿(Elaphodus)等。其中像毛冠鹿这样的高山动物与长臂猿等林地动物在这个动物中数量种类都非常的丰富,而存在大量喜水环境的动物,比如水牛、犀和貘等。而且这个动物群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动物的个体普遍偏大,增大的原因有学者以贝格曼法则来解释,认为只有在凉爽气候条件下,动物的个体才会增大。当时的冰期可能导致南方地区也普遍降温,但因为盐井沟动物群所处的纬度比较低,所以受影响并不是特别大,动物仅仅表现在体型的增大上,这一地区仍然在热带和亚热带气候之间波动。所以根据这些学者判断谷氏印度野牛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温冷的高山森林环境中。

中更新世~全新世的水牛德氏水牛(Bubalusteihardi)是中国记录最早的化石水牛,主要生存于中更新世~晚更新世,德氏水牛出现的中更新世是一个动物群发生更体的时期,大量新近纪的孑遗种类与早更新世的典型动物几近消亡,其中一些从早更新世生存下来的动物演化出了新的种类,同时许多典型的中更新世动物和大量现代动物纷纷出现,比如具有发达眉枝的中华大角鹿和马鹿等。同时,这个时期气候较为温和,在周口店动物群中德氏水牛经常和其他南方分子一起出现,比如:南蝠(Ia)、熊猫、古菱齿象等,而在南方晚更新世的一些地点,德氏水牛也经常与麋鹿(Elaphurusdavidianus)等动物被一起发现,这都说明德氏水牛是一种生活在温和湿润气候环境里的动物。德氏水牛最早发现于北京周口店地区,在周口店第一、第十三地点数量很多。除了北京,人们也在陕西、浙江、福建及台湾等地都发现了德氏水牛的化石,这说明德氏水牛是一种分布曾经十分广泛的动物,不过在台湾等地许多被标志为德氏水牛的化石实际上和典型的德氏水牛在形态上存在相当的差异,这或许是在不同地区出现的变异,当然不排除鉴定错误的可能。因为我们经常能在台湾鉴定的晚更新世晚期动物群名单里看到一些不可能出现的动物,比如像猛犸(Mammuthusprimigenius)。这都说明台湾给出的这些鉴定结果仍然存在疑问,如果不考虑这些存在疑问的化石,那么德氏水牛的最后灭绝时期就厘定在了晚更新世早期。生存在中更新世~晚更新世的杨氏水牛(Bubalusyoungi)是水牛类中个体最大的成员,根据发现的化石头骨按比例推测,要比今天印度象草草原上的野水牛(Bubalusbubalis)还要强壮,杨氏水牛的特征主要体现在它特别的头角上。它的角心非常粗壮,从角基就向外后方缓缓弯曲,这点与同时期拥有细长角心的水牛和后期许多拥有粗短角心的水牛都能轻易区分开。不过令人比较遗憾的,迄今为止,我们都没能发现杨氏水牛完整的骨架化石。杨氏水牛最早是在河南孟县上河村被发现的,后来在河南、陕西等多处都被报道,台湾的澎湖也有报道发现了杨氏水牛,在广东等地也有一些化石被认为非常有可能是杨氏水牛,分布还是相当广泛的。在这些地区杨氏水牛经常和喜温暖气候的动物一起被发现,比如在咸阳,杨氏水牛就与喜温湿环境的林地动物梅花鹿(Cervus)一起生存,而在陕西渭河则与古菱齿象、披毛犀(Coelodontaantiquitatis)等一起发现。根据研究认为杨氏水牛与喜欢温凉环境的古菱齿象、披毛犀等一起发现,很可能是反映了动物致死和被埋藏的原因。换句话说,认为杨氏水牛是死于较冷的气候变化。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杨氏水牛的确有可能和这些动物共存,披毛犀可以比猛犸等更适应温和的气候,而古菱齿象虽然能适应一定的干冷气候,但主要仍然生活在温和湿润的气候环境里。根据与杨氏水牛伴生的这些动物来推测,杨氏水牛是一种喜欢温暖湿润气候环境的水牛,但从它们生存到晚更新世晚期和硕大的个体来看,它们很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忍受温凉的环境。富地水牛(Bubalusfudi)是新近发表的一种大型水牛,发现于北京海淀的安宁庄,名字得自一家投资公司的名字,正是这家公司在挖掘作业时从沉积层中发现了新种水牛的完整头骨,为了表彰这家公司为保护化石标本的贡献,研究者将这种水牛被命名为:富地水牛。富地水牛属于大型水牛,角心长且粗大,与今天水牛的角生长方式存在差异,现代水牛的角再向两侧生长后,转而向下然后很快向后外上方向生长,角尖向内。而富地水牛的角侧是从角基就开始平直的向两侧且缓慢的向后上方向弯曲,顶视呈现宽阔的新月形。在角心的形态这点上,与杨氏水牛更为接近,但两者的头骨特征上还存在明显差距。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富地水牛的了解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因为除了这一个头骨外,我们还没发现更多的材料。根据发现地层等我们确定富地水牛是生活在晚更新世晚期,虽然这个时期逐渐转暖,但华北地区仍然是比较干冷的。有人认为这个时期中国北方平均气温要比现代在气温上低3~5度,也有认为可以达到10度左右,但基本上都认为当时的干冷气候并不十分强烈。估计当时海淀的自然环境与今天海淀的环境差异不大,存在着大片的湿地。富地水牛显然是生活在一个水体丰富的凉爽湿润环境中的粗食型动物。这与现生的亚洲水牛喜欢温暖湿润的气候有一定区别。因为化石发现的很少,我们无法确认富地水牛是否生存到了全新世,或者说是晚更新世的大灭绝事件是否包含这种水牛。如果我们参考这个时期的大多数动物来看,富地水牛很可能也和许多适应能力较强的物种一样在晚更新世末期都遭到了灭绝的命运。晚更新世东北地区的牛类王氏水牛(Bubaluswansjocki)是一种生存在晚更新世的大型水牛,主要分布在东北地区,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和内蒙古的萨拉乌苏等地,是中国已知水牛属里生存最靠北的种类。虽然它们的生存范围非常广泛,但多数化石只不完整头骨和头角,像年在黑龙江肇源县人们发现保存相当完好的王氏水牛骨架是非常少见的。王氏水牛的洞角非常有特点,头角短而粗壮,指向后上方,角根部粗,而向角尖迅速变细。但在骨骼上,则与其他化石水牛以及现代水牛差异不大。王氏水牛最早于上个世纪30年代于内蒙古地区被发现的,当时的黄河白河博物院的创始人法国神甫桑志华在当地雇佣了一批人来挖掘化石,其中一名叫旺楚克的蒙古人挖掘到第1具王氏水牛的头骨。后来古生物学者德日进等在研究对比后认定这个是水牛的一个新种,但他们搞错了发现者实际的姓氏,因为当时的工友经常喊旺楚克的汉族名字-石王顺,而且是经常省略姓,直接呼其王顺。这让学者误以为他姓王,于是给这种水牛命名为王氏水牛。在东北很多动物群里,王氏水牛经常于真猛犸、披毛犀、普氏野马(Equusprzewalskyi)、原野牛、岩羊(Pseudoisnayaur)等适应干燥寒冷气候的动物共存,这从一些方面支持了王氏水牛是一种适应寒冷干燥气候动物的观点,但在内蒙古萨拉乌苏地区又和一些喜欢温暖环境的动物一起被发现,这似乎又证明王氏水牛是一种适应温暖气候的动物。这说明王氏水牛的确可以适应寒冷和较为温暖的多样气候环境,并不是严格的寒带或者温带动物。多数情况下王氏水牛都是和大量适应寒冷干燥气候和开阔地带的动物共存,这样综合考虑,就可以得到这么一个答案:王氏水牛是一种适应能力很强,可以适应多种环境但更倾向适应于草原-森林环境下生存的水牛。在寒冷的气候环境下,王氏水牛大概更会在维持体温上下工夫,很可能王氏水牛具有比现代水牛更为发达的毛发,它们较大的个体也是抵御寒冷的一个体现。在寒冷的气候环境中可以让它们在生存中减少对水体的依赖,而且能忍受更多低营养粗纤维的食物王氏水牛无疑起源于早期的大型水牛,而且在逐渐扩散的过程中适应了较为寒冷的气候并一直达到了东北地区。它们的灭绝与晚更新世的气候转暖存在一定关系,转暖的气候和林地的增加让它们首先面临生存环境消失的问题,另外对于可能身披厚重毛发的它们来说体温过高也成为了一个麻烦。但显然它们又不能适应更靠北更寒冷的生存环境,很可能就这样这种适应干冷气候的水牛就在动荡的气候环境变化里逐渐消亡了。圣水牛(Bubalusmephistopheles)是发现于我国全新世的一种水牛,它的个体并不大,相当于现代一般尺寸的家养水牛。它们的洞角非常粗短,这点不同于更新世的化石水牛,和同时期的水牛也存在差异。因为粗短的角心一般被认为是一个原始的特征。圣水牛虽然只发现于全新世,但很难相信,在距近1万年它们才快速的从短角水牛或者亲近的支系里演化出来。比较合理的推论就是圣水牛至少在晚更新世就已经出现了,只是因为当时的气候环境,它们的数量比较稀少。而当进入全新世后,温暖的气候环境和出现适宜的湿地环境,才让圣水牛繁盛起来。

圣水牛通常都被看做是一种生活在温暖湿润环境里的动物,因为根据与圣水牛一起发现的动物,比如大量的蚌、鱼、龟鳖、象、犀与鹿等等,都直接指示着当时的这些地区气候较温暖湿润,适合这些水生动物和大量喜暖的南方热带动物生活。有学者根据在河南安阳殷墟、浙江余姚河姆渡等地发现的大量圣水牛骸骨,推断圣水牛是一种家养水牛,即为家畜。但这存在一定的漏洞,圣水牛仍然可能是当时人类捕杀的主要猎物,因为根据在欧洲许多地点人类捕猎的动物残骸看看,不同地区的人类在捕杀动物时是存在选择性的。在法国一些地点,驯鹿占了捕猎数量的90%以上,而其他地区有的更喜欢捕杀马鹿,很难凭借动物骨骼残骸数量来衡量是否为家畜.而且我们并不知道圣水牛的化石是否存在家养特征,所以圣水牛是否是家养水牛还存在疑问。有观点认为圣水牛在当时仍然是一种野生水牛,我国的家养水牛并不是利用本土水牛驯化的,而是后期从南亚等地引进的。当然,这种意见也是有不足的,所以现在很难确定圣水牛是家畜还是野生水牛。

根据以上介绍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在形态还是分布地区,这些化石水牛都是存在很多差异,由此看出,水牛类的进化是比较复杂的。在前面介绍过水牛起源于半牛,但我们并没有确切的化石证据证明最早的水牛出现于何时,只能推测很可能在早更新世晚期水牛就已经出现了。

根据现有的化石水牛进行分析后的出结论,化石水牛在中更新世中期分化出粗角心细长与角心粗短的两个支系,其中角心细长的一支并没有产生过多的分化,以德氏水牛为代表,而这一支系在延续到晚更新世就宣告了灭亡。角心粗短的一支在中更新世中期再次分化,其中一支向着角心粗大的方向演化,并且逐渐分化出王氏水牛、富地水牛和杨氏水牛等几支。而角心粗短另外一支的也在中更新世晚期再次分化,一支继续保持着角心粗短的特征并且在在进入全新世后演化出了圣水牛。而另外一支系则演化出了现代的水牛,只是现代水牛在后期的演化过程中角心出现了次生性的变细。根据演化关系,可以了解到王氏水牛、富地水牛和杨氏水牛三者的关系较近,而后两者的关系要更紧密一些。

在中国原始牛曾经广泛的分布于东北三省、内蒙古、甘肃、山西、河北、河南和北京等地。现在,在黑龙江等地的河流泛滥后或者挖沙船作业时,仍然还能经常挖出原始牛的化石来,并且相当数量的化石流入了民间。虽然原始牛曾经非常繁盛,但在更新世结束后,世界各地的原始牛还是相继消亡了,只在少数地方还残存着少量的种群。中国最后的原始牛是在河北省桑干河丁家堡水库全新世沉积层里发现的,这说明在中国地区原始牛也是进入了全新世的,距今大约0年仍然生存。但也有人认为原始牛没有在中国延续到这么晚,证据很可能是化石再沉积造成的。这个时期,只在欧洲还生存着相当数量的原始牛,但在人类持续的捕杀下数量也逐渐减少,到了11世纪前,只在东普鲁士、波兰和立陶宛等还生存着少量的原始牛。到了大约年前后,人们就知道在波兰的森林里还生存着仅存的几十头原始牛,然而命运之神没有眷顾这些幸存者,最后一只原始牛于年死去后,正式宣告了这个古老种族的彻底消亡,这是一件让人非常遗憾的事情,不过原始牛的后代现在仍然生活在我们的身边,有证据显示不同地区的人们分别利用原始牛驯化出了不同品种的家牛,比如黄牛、瘤牛等等。

对华北、东北、内蒙古以及四川等地更新世不同时期地层中发掘出的不下7个水牛种的化石研究,可证明其中至少有1~2种后来进化而成为现代的家水牛。

-----------------------------------------------------------

我们也同样有理由怀疑专家的结论,因为中国黄牛的也完全可能是中国本土的原始牛驯化而来而不是灭绝了。

因为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地理环境,那就是纵横交错的断裂带形成了很多相对向阳避寒的地热温泉丰富的特殊地区,比如大熊猫就是在中国生存繁衍下来到今天,为什么非要腆着脸说黄牛是外国的才对呢?

在中华典籍中牛的驯化源于商祖王亥,多种古代典籍都有王亥服牛的记载。王亥是商王朝开国帝王成汤的七世祖,是先商十四个部落首领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商朝的始祖叫契。据范文澜、郭沫若等人研究,商部落活动的中心在商丘。商部落开始是夏王朝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王亥是商契的第六世孙,甲骨卜辞中称之为“高且(祖)亥”、“王亥”、“高且(祖)王亥”,《山海经·大荒东经》中也作“王亥”,《竹书纪年》作王子亥或“侯子亥”,《楚辞·天问》作“该”或“眩”。王国维在《殷卜辞中所见先公王考》一文中说:“卜辞作王亥,正与《山海经》同,又祭王亥,皆以亥曰,则亥乃其正宗,《世本》作核,《古今人表》作垓,皆其通假字。《史记》作振,则因与核或垓二字形近而讹。”在商代王室世系中,最重要的有契、王亥、上甲微、成汤四位,王亥是卜辞中所称的三位高祖之一。在商朝的发展史上,契是商部落最早的首领,成汤是商王朝的建立者,而王亥、上甲微父子则是先商时期商强大过程中的关键人物。王亥是商朝建立前商部落的统治者之一,为中国商业的创始人。从出土的甲骨文中可以看出,商先公中,比较受到后代重视的有王亥和他的儿子微(即上甲微,甲骨文称上报甲或报甲)以及商朝的建立者汤。上甲微受到重视,一是由于他是王亥的儿子,二是因为他是商代第一个以十天干来命名的祖先。而王亥的地位又远远高出上甲微。王亥在商朝人的心目中具有极大的神威。商朝人有时甚至用祭天的礼节来祭祀王亥。人们在祈祷风调雨顺时,也往往祭祀王亥,希望得到王亥的保佑。在商先公中,只有亥称王。在商人的心目中有着王者风范、王者之尊的地位。王亥的亥字从亥从鸟。这一方面说明了早期商以鸟为图腾的遗迹,另一方面也说明王亥在后代心目中达到了图腾的地位。

祭祖王亥

王亥是中国最早的商人,为中国商业之始祖。商部落到王亥时迅速强大起来,并向四周发展势力。由于产品有了剩余,出于发展壮大本部落以及换取奴隶主需要的物品的目的,王亥于是与四周部落进行以物易物的商业贸易活动,结果与分布在今河北中部易水一带的有易氏发生了冲突,王亥被有易氏之君绵臣所杀。后来王亥的儿子上甲微借助河伯的力量灭掉有易氏,并杀掉绵臣。王亥之后,商人沿其传统进行商业贸易,并形成了专门从事远方贩运货物进行贸易的商贾。由于这些贸易之人来自商部落,所以称作“商人”,他们的交易活动就是“商业”活动,而作为最早进行贸易的王亥,便是“商业”始祖。王亥在《史记》卷三“殷本纪”有被提到,但司马迁没有撰写其事迹。相较之下,有许多史料笔记散于其他书籍。但大多提到“作服牛”一事,而少数提到其他事迹。其中《今本竹书纪年》、《天问》对王亥的事迹描述较多。“有困民国,勾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伯念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帝舜生戏,戏生摇民。”——《山海经·大荒东经》-----------------------------------------并不是没有人主张中国黄牛是本土黄牛,只是这些主张都被那些专家无视了。

---------------------------

----

为什么说我们黄牛是国产,专家们就不高兴,不支持了呢?为什么我们五千年都一直认为黄牛是中国牛,而最近一百多年就突然变成外国引进的了呢?这是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niudaoxiao.com/gjxz/45260.html